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论文范例 > 详情

 论文欣赏

展开分类
 论文范例
传播学视角的微博媒介自律机制初探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微博是大众传播信息的重要载体,是及时反映社情民意的网络平台,更是构架党和政府部门与普通民众交流的桥梁和纽带。微博媒介自律是微博媒介运营商作为社会组织所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本文从传播学视角出发,探求科学理性、切实可行的微博媒介自律机制,为建立科学的网络舆情监测引导机制提供必要的研究基础。

  关键词:微博;媒介自律;网络舆情
  中图分类号:G206.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122(2011)05-0049-02
  
  
  在人们感受着微博带来的全新传播体验时,由于微博的匿名性和发帖的自由性,社会有识之士和学界、政府部门也逐渐开始关注其负面效应了。甚至有学者认为,微博泛滥将最终带来“谣言时代”。因此,建立适当的微博舆情监测与引导机制,以及监测什么、由谁监测、怎样监测的问题则是亟待讨论的问题。在此笔者试从传播学视角出发,力求探索媒介运营商和政府相关部门、以及社会各界均可以接受的、切实可行的微博媒介自律机制。
  一、微博媒介自律是其社会责任和义务
  大众传播媒介作为社会组织来说,其职能与权限是复杂而难以明确界定的,必须通过各种规范才能实现权利与义务、自由与限制的平衡。我国传统媒介,如报纸、广播、电视行业,已经形成了相当完整的媒介自律规范。但新媒介无论是媒介产权属性、组织结构亦或信息来源等方面,都与传统媒介有着本质的区别。具体到微博媒介来说,我国目前较有影响力的几大微博运营商,其经营性质基本都属于商业网站;微博媒介不存在采访记者,只有技术人员和少量编辑;微博媒介本身不生产信息,只是微博用户信息的呈现平台。这些因素导致了微博媒介自律不能照搬传统媒介自律的举措。究其根源来看,微博作为传播学意义上的“使信息得以在社会各领域广泛传递的工具”,无可争议的符合媒介的概念。媒介自律是媒介自身得以健康发展的行业规范,微博是信息平台,运营商须对这一平台呈现的信息负责,正如商场经营者必须对租用业主的经营范围承担其管理责任,要采取措施维护微博文化的健康有序,否则,必将因为大量的谣言而失去媒介公信力,沦为一个流言蜚语的“垃圾场”。微博媒介自律是微博媒介运营商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所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二、微博媒介自律对象分析
  理性、科学的媒介自律是对信息进行甄别、监测和管理引导,让真相跑在谣言的前面,而不是简单粗暴的一味封杀,信息时代的实践也一再告诉人们,坏消息是捂不住的。目前,我国的新浪、搜狐、腾讯等几大微博运营商,都有不同程度的媒介自律意识,而一些“小众”的微博产品则相对滞后许多。
  笔者参考现有成果,将需要甄别的监管信息具体概括为“虚假信息”、“不准确信息”、“低俗信息”和“可能造成恶劣影响的信息”四类。
  (一)虚假信息
  虚假信息是指实际上不存在的信息。相当于传统概念的“虚假新闻”。例如前一段时间造成轰动影响的“金庸逝世”事件:2010年12月6日晚,有微博用户发布消息称当日19点07分,金庸在香港尖沙咀圣玛利亚医院去世。此后又有多位用户发布金庸去世消息。网友在震惊的同时纷纷用各种方式表示“哀悼”。当晚,中新社、香港媒体、金庸先生友人等多方证实,此消息为虚假信息。
  在微博环境中,虚假信息层出不穷,打之不绝。带有恶搞意味的信息堂而皇之的和真实准确的信息掺杂在一起,越来越让人分不清孰真孰假。笔者认为,有一些虚假信息固然有网友“开玩笑”的主观意图,但从维护信息传播健康有序的角度出发,虚假信息无疑是应当坚决甄别抵制的。
  (二)不准确信息
  不准确信息是指事实被夸张夸大、歪曲变形的信息。例如,2010年12月12日,某新浪微博用户发布一张图片,数十名身着军服者趴在地上,用身体拼成“首长好”三个字。图注为“士兵趴在地上向首长表达无声的敬意。看了何感?”。后经查实,该图片的确未经PS处理,但拍摄地点为中国防卫科技学院的燕郊校区。图片中的人物不是军人,而是参加军训的学生,用户所写图注有误。社会事件本身的复杂性决定了想通过微博的短短140个字来清楚、准确地描述复杂事件是不切实际的,其结果必然导致信息不同程度的失真。而在微博中,用户仅凭对事件的自我感受出发,发布具有“新闻性质”的帖子很多,还常常能够得到广泛关注。微博媒体因其社会服务定位的社会共识等原因,人力资源和经营发展成熟度等原因,将其纳入自律范畴的并不多见;甚至有人认为这个层面的自律,既不可能也无意义,处理不当反倒抑制了微博在话语权层面非同寻常的进步意义。笔者认为,对于这些将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不准确信息,应采取确实有效的监测与引导并重的自律机制,影响和约束其传播的程度,是负责任媒体必须采取的自律措施。
  (三)低俗信息
  低俗信息是指含有色情暴力、低级趣味的信息。中国互联网协会2004年6月10日颁布的《互联网站禁止传播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自律规范》对这方面内容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在互联网上传播色情、暴力信息已经属于一种程度的犯罪行为,微博运营商必须配合公安机关进行严厉打击。由于微博关注关系的特殊性,微博用户可以随意浏览其他用户所关注的对象,而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朋友知道自己对色情暴力方面的信息非常“感兴趣”。所以说,微博环境中色情暴力的信息相比之下还是非常少的。但是大量“擦边球”的图片和段子却屡见不鲜,而这方面的界定目前来说比较的困难。
  (四)可能造成恶劣影响的信息
  可能造成恶劣影响的信息含义相对宽泛。既包括以上三者,也包括了一些属于事实真相,但如果不加以监管,放任自流则可能会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信息。如政治事件、突发事件和重大疫情等等。必须明确的基本立场是:对“可能造成恶劣影响的信息”的甄别监管,不是为了封杀,而是从维护稳定和谐的角度考虑,最终目的是为了促使问题更好的得到解决。因此,对这类信息微博媒体更应该采取十分负责任和审慎的态度,与社会各界、政府部门进行有效合作,及时地、慎重地实施监测与引导机制。
  三、微博媒介自律机制研究
  微博媒介的特殊性决定了探索出一套适合微博媒介的自律机制势在必行,既不能过分增加微博运营商的成本,超越其历史发展的必然阶段,又要符合社会道德秩序需要,只有这样的机制才是科学、可行的。笔者从传播学视角出发,对建设微博媒介自律机制有如下建议。
  (一)对用户举报的信息及时查证、澄清、曝光
  目前我国几大微博品牌,如新浪、搜狐、腾讯等,都设有用户对不良信息举报的板块,沟通渠道基本畅通,能够对举报者的信息保密。微博媒介管理人员对用户举报的信息进行力所能及的查证,及时处理虚假、不准确、低俗和可能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信息,不仅是对用户负责任,同时也是维护社会道德规范的具体要求。微博编辑不同于记者,采访权限有待商榷,尚不具备传统媒介强大的联动机制。要求编辑对所有的举报信息一一查实,以此彻底杜绝谣言的产生本身是不切实际的――换言之,即使传统媒介也没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很多网友自发的揭露了虚假、不准确、低俗和可能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信息,此时的查证工作便变得容易了起来。
  (二)对微博内容进行监测管理
  目前微博媒体普遍采用将信息放置在首页、放置在栏目头条等办法来影响公众瞩目焦点,例如,设立“话题榜”、“转发榜”、“评论榜”等各类排行榜,以帖子数量的多少来排列其位置。从笔者的观察实践看,这样的分类方法尚不足以对用户施以“有关社会环境认知”性质的引导;特别是从社会的政治、经济、民生等各个角度来展示微博舆情,现有的板块更显得十分乏力;不仅如此,凭借有限的阅读“豆腐块”短信式的散乱信息很容易得到偏颇的认识。实际上,微博还可以进一步地对信息内容进行有效挖掘。

  笔者认为,如果根据“速度”的概念,以身份认证、粉丝数量等条件作为考量因素来设计算法,对某一时段内评论、转发次数达到若干的微博进行搜集归纳,可以有效的实现对含有重要社会意义的信息及早发现。首先,“速度”是动态的,根据微博媒介自身条件进行调节。其次,根据“速度”概念对微博信息进行筛选过滤是利用计算机操作,便捷可行。第三,如果说热门话题榜、转发榜、评论榜是“现在正在火着的话题”,那么根据“速度”概念整理出来的信息便是“将有可能火起来的话题”。微博媒介对这些信息进行自查,并建立和政府有关部门的联动机制,及时将重大虚假、不准确、低俗和可能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信息控制在萌芽状态。
  (三)组织文明微博活动
  目前很多商业网站已经肩负起了积极弘扬健康的价值取向的社会责任。受众心理研究认为,“传媒传播的任何信息都是在一定语境下进行的。所传播的信息与语境构成了一个系统。在特定语境下,每种信息都可能被赋予信息本身以外的信息……传媒往往可以利用此种超载信息来传递某种思想和意图。”[1]人们在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往往会受到环境意见的影响。微博媒介可以通过组织各类文明微博活动,用间接、含蓄的方法对受众进行说服和引导。倡导微博用户积极参与抵制虚假、不准确、低俗和可能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信息的活动。
  (四)完善“微博日报”
  用户在面对微博这个拥有着海量信息的媒介时,还会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无力感:每天有哪些新鲜事发生?有什么新闻值得推荐?有多少精彩图片可以观赏……微博如果停留在只能让用户根据自己的主观意愿去选择一部分人的信息进行关注,那么它只是成功扮演了一个“超级邮差”的角色。
  相比之下,与微博同源的博客则更进一步。目前几大门户网站的博客专栏都已经经营的颇具声色:对博客的分类、推荐等业务也有了比较完备的流程和制度;通过阅读博客专栏,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当下的流行议题是什么、主要观点有哪些、争论焦点在哪里;博客在舆论监督中的作用得到更为充分的发挥,已经具有了大众传播媒介的属性。
  新浪微博的 “微博日报”,可以说是一种探索尝试:通过“今日看点”、“微现场”、“八卦秀”、“段子堂”等等板块,将一些新鲜有趣的信息整合起来展示给用户。虽然目前来说,受到人力资源等约束限制,有价值的信息还不多,但通过对信息的选编完善,必将呈现出更多的大众传播媒介姿态。微博日报更应该成为实现政府部门与微博运营商之间沟通联络的桥梁纽带。营造健康的微博文化环境,需要微博用户、微博媒介运营商和政府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在这其中微博媒介运营商首当其冲地要为自己平台上的内容负责。通过微博媒介自律,可以有效履行微博媒介的社会责任和义务,实现微博舆情的监测并为引导机制的建设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 郑兴东.受众心理与传媒引导[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
  

投稿邮箱:hanhaiqikan@163.com

 

相关期刊分类